“自由行”的中國人

“自由行”的中國人

「爆買」「爆花見」---這是今年我從日本媒體上學習到的兩個新的日文單詞。它們主要用來描繪中國遊客的大肆血拼或是成群結隊賞櫻花的情形。聯想到「爆走族」「爆弾」、以及“暴飲暴食”“暴力”“暴露”這些中日文裏與“暴”或“爆”相關聯的辭彙,要麼品性不良,要麼缺乏雅致,便可知使用「爆買」「爆花見」來描繪中國遊客,絕非一種恭維的讚美。

不過中國人對於「爆買」「爆花見」這類專用詞卻也並沒有表現出特別的反感。許多人在聽說之後一笑了之,然後自嘲著說“買買買!”---“買買買”( 買う買う買う!)這三個字表達了一種強烈的購買欲,與中國遊客在近年來在海外瘋狂採購的“血拼精神”不謀而合,因此成為2014年中文網路的十大流行語之一。

但是,也並非所有的中國人到了海外都熱愛“買買買”,轟轟烈烈得像是一支掃蕩的隊伍。也有一部分中國人,他們相當安靜地“潛入”世界各地,很少購物,而只是非常休閒地欣賞旅途風光,盡情享受一個異國風情的長假---這是一部分喜歡“自由行”的中國人。

“自由行”的中國人

“自由行”也即“自助旅遊”或“個人遊”,在日文中被稱為「自由旅行」或「個人旅行」。這種自由自在的旅行方式,正越來越受到中國中產階層以上家庭的青睞。在我的中文微信朋友圈裏,便有一大撥這樣的人。

例如S一家。S是我在上海讀書時的大學同學,也是大學時代最要好的朋友。因為微信這個“萬能的朋友圈”,時隔多年我們重新取得聯繫。S大學畢業之後,進入上海一家合資企業工作,並一直幹到管理層,她先生則是中國某大型企業的技術人員,S的女兒和我的女兒差不多年齡,現在上海念中學。S在微信告訴我:

他們家每年都制定旅行計畫,一年一次。負責制定旅行計畫與攻略的,是S的先生。尤其是在準備國外旅行之前,S的先生會提前幾個月就開始查資料,甚至會使用Google實景地圖,事前模擬走上一遍。

S一家的“自由行”,是從中國國內的“自由行”開始的,每年去一個地方,且逐年漸行漸遠:他們一家三口先從上海到雲南,再到海南、廈門,然後到日本、韓國、泰國,2012年去了馬爾代夫,2013年則去的義大利。而今年夏天,他們一家則自駕遊法國。

S告訴我說:走得地方越多也就放得越開,而且一家人一起旅行的日子特別值得珍惜。S希望孩子通過這樣的旅行過程,學會如何與人建立溝通,學會如何處理很多突發事件,如何勇於表達自己感受,在東方人內斂的性格中增加一些西方人的熱情,讓孩子知道世界很大,有著很多不同的存在。

S一家在上海屬於普通的白領階層,無房貸車貸壓力,他們不追求豪宅名車,至今仍開著快十年的小Polo。S說:我們更願意把錢花在“走天下”上。S說她的觀點是:不要把天下想得太近,也不要把天下想得太遠,不過是循序漸進,量力而行罷了。

2009年,S一家曾來過日本旅遊,那時S的女兒才六歲,年齡比較小,對很多東西都沒太多印象,但有兩件事,小女孩依舊至今記憶深刻:第一是日本非常環保,扔個瓶子都必須把蓋子和瓶身分開投放;第二是日本非常乾淨,尤其廁所。而且日本的廁所裏設施齊全,小女孩有一次上廁所時,還不小心錯按了求助按紐,結果馬上就有人來了。虛驚一場。

而微信朋友圈中另一位也在歐洲自駕遊的朋友,則是專欄作家Y。Y告訴我:他們家每年都有一次亞洲以外的旅行計畫,時間在二十天左右。至今為止,Y已經去過了歐洲的大部分國家。今年夏季的歐洲自駕遊,Y主要的服務對象是剛剛從幼稚園畢業、即將上小學一年級的兒子。在為期二十天的歐洲五國自駕遊中,Y為六歲的兒子特意準備了暑假出遊手冊,設計的旅行線路也相當人文:除了肖邦故居、斯圖加特的賓士與保時捷博物館、奧斯維辛集中營、維利奇卡鹽礦、布拉格城堡等這些知名景點外,還包括普通中國遊客很少到達的德國明斯特停戰簽署地、以及捷克的瓦茨拉夫廣場。

或許因為作家這一職業的關係,Y說他對自然風光興趣不大,更喜歡建築、名人故居、歷史相關的人文類的旅行。作為中國的中產階層家庭,他們會花費六萬到十萬元做一次人文類自駕遊,但對於購買奢侈品並無興趣。

二十天的歐洲自駕遊中,Y在微信裏為六歲的兒子記錄下了許多第一次:第一次坐馬車遊中世紀古城、第一次在歐洲逛集市、第一次住城堡並在地窖餐廳裏吃飯……。六歲的兒子甚至還在德國和波蘭各掉了一顆門牙。

“讓一個六歲的孩子知道外面有不一樣的世界,並為之努力,是應該的。”Y在微信朋友圈裏這樣寫道。

微信朋友圈裏還有一位地道的文藝女青年M。M非常喜歡日本文化,三年前自學日語之後,獨立一人來到日本旅遊,大冬天一個人乘坐電車去北海道看雪,去鎌倉尋蹤日本的禪文化,因為《伊豆的舞女》,M還特意去過狩野川畔的湯本館,又跑去箱根的福住樓住進當年川端康成住宿過的房間……,就這樣M仍然感覺無法盡興,不久前乾脆辭去了雜誌社的工作,獨自一人踏上了東瀛求學之路。現在的M,除了去語言學校上課,餘下的大部分時間,都用來在日本各地自由旅行。不久她剛去過廣島,接下來準備前往四國,知道我在這篇文章裏寫到了她,M非常開心地發微信給我說:“你可以加一句我跑到東瀛是為了住到太閣大人的城下町麼?”M喜歡豐臣秀吉,她在大阪的住處,拉開窗簾就可以看到太閣大人的大阪城,呵呵~~

在我的微信圈裏,喜歡“自由行”的中國朋友還有很多,因為篇幅關係,這兒不一一例舉。看到朋友們各具特色的“自由行”,讓我想起白川鄉合掌村的和田先生曾經對我說過的一句話:“我們歡迎中國的個人旅行遊客來我們的合掌村。”

和田先生是合掌村中格式最高的合掌造代表作“和田家”的現任掌門人。作為世界級的文化遺產,合掌村也接待過中國的團隊遊客。但接待過幾次之後,似乎並不理想。

“中國遊客隨地吐痰,到處留下垃圾。”和田先生告訴我說。大群的團隊遊客到來,雖然能增加更多收入,但團隊客人的素質難免參差不齊,因此給合掌造的自然環境帶來人為的“旅遊污染”。而相比之下,來自中國的“自由行”客人,大都擁有良好素質,也更懂得欣賞合掌造村民們引以為豪的傳統建築。

我想:對於想要“觀光立國”的日本而言,在未來放寬日本“自由行”政策,吸引更多“自由行”的中國遊客,不失為一個好辦法。因為有能力到海外自由行的中國人,通常都擁有相當的經濟實力,更重要的是他們都有不錯的文化教養,懂得如何欣賞他國文化,尊重各國不同的生活習慣。與大群湧入四處爆買的團隊遊客相比,“自由行”遊客也許不會在短期內刺激日本商家的營業額直線上升,但從長遠來看,他們的到來更有利於促進中日兩國之間的互相瞭解。他們不會像團隊遊客那樣,因為“人多勢眾”而給旅遊景點的當地居民造成困惑,更不會造成“觀光污染”或景點破壞,而只會將當地的人文風光作為自己的旅行見聞傳播出去,實現政府之間所無法達到的真正意義上的民間交流

日本旅遊攻略 日本機票優惠 日本訂房優惠 日本酒店優惠 日本旅遊須知

“自由行”的中國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