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句日語走東瀛——日本自由行遊記

三句日語走東瀛——日本自由行遊記

今天是正式遊玩的第一天,昨晚認真研究後決定上午去“東映動畫公司”,下午去“明治神宮”、“新宿御苑”和“東京都廳”等地。這樣安排主要是考慮剛到東京對這裏的交通不熟悉,第一天就在住的附近走一走,熟悉一下交通工具、練練膽,為以後的遊玩做準備。同時新宿一帶也是名勝古跡比較集中的地方,遊客一般都要專程安排前來,我們自然也不能捨近求遠。這所以又選擇先去東映動畫公司,是因為像開心這樣的小孩都喜歡看動畫片,而日本是動畫的發源地和動漫製作大國,出發前就說要帶她參觀日本動畫展或動畫博物館,最好能觀看動畫製作的全過程。而東映動畫公司是日本動畫大師宮崎駿工作過的地方,開心和妻子都知道,只是我不了解,所以選擇這個地方她們都很高興。東映公司位於東京都西北方向的練馬區東大泉2-10-5號,離住宿的“歌舞伎町”比較遠,所以要用一個上午的時間,下午或晚上再去另外3個地方,爭取都能玩到。

日本的早餐

昨晚預約了今天早上7:30的早餐,所以7:00我就起床了,洗漱完畢後開心還懶在床上不起來,肯定是昨晚太興奮、睡得太晚。我催促她說:“快起來了,7:30的早餐啊!”,沒想到她卻說:“誰要你們定那麼早的早餐啊?”。

經再三催促她才起來,但穿好衣服後又不去洗漱,我只得好好解釋說:“我們早點起來就是為了充分利用時間,你這樣磨磨蹭蹭的什麼時候能下去呢?要睡懶覺的話何必跑到日本來啊?在家裏睡不就好了嗎?”

我昨晚休息得也不好,小冰箱啟動和運行的聲音太大,吵得人沒法睡安穩。這時我拉開窗簾、推開窗戶,想看看外面的天氣,突然迎面吹來一陣清爽的涼風,讓我精神了起來。

因惦記著今天的行程,特別是去“東映動畫公司”比較遠,從地圖上還沒有搞明白到底是通JR電車還是私鐵,於是我提前下樓,想找昨天那位大媽問問。在一樓的餐廳沒有看到臺灣大媽,不過書架上有很多旅遊資料,其中一本簡體中文版的東京便帶地圖清楚地用漢字標明了“東映動畫公司”在練馬區的“大泉學園”附近,從“JR池袋站”只能坐私鐵“西武池袋線”到“大泉學園站”,這樣我才安心地等開心和妻子下來吃早餐。

接待我的是位中年女服務員,她把我領到餐桌前,兩張拼在一起的桌子上只放了兩個紅色的託盤,裏面各放著6碟小菜和一套餐具,小菜分別是:火腿藕塊、茄子、胡羅蔔青菜拌豆幹、酸菜、海苔和一個白白的蛋,式樣很多,但每份只有一點點。我告訴她是3人,還有個小孩,於是她多拿了一套出來。

一會開心和妻子終於從電梯裏出來了,坐好後妻子看到這麼精緻的小菜露出高興的神情,看來心情很愉快,我卻納悶早餐難道只有這麼一點?看我們人齊了,服務員先給每人上了一杯茶,然後才端來米飯、魚和湯,魚是海魚,每人一條,大約3兩重,好像是烤的,這大概就是主食了。我們便開始吃早餐,我以為那個白白的蛋是鹹鴨蛋,沒想到在碟邊輕輕一敲就破了,蛋清蛋黃流了一地,原來是個生的。昨晚我們在街上就發現這裏的雞蛋特別白,沒想到殼還這麼薄,讓我非常尷尬。只得叫來服務員,說:“すみません(對不起)”,服務員笑笑沒說什麼,轉身拿來抹布打掃乾淨,然後又拿來一個。

我笑著用英語問她:“How to eat?”,她挺有意思,嘴邊也說著“How to eat?!How to eat!”,手卻拿起雞蛋在碟邊一敲,然後把蛋清蛋黃倒入碟中,再倒入桌上的醬油等調料,就教我用筷子攪,一會就說可以了。我笑著做著誇張的表情,意思說“這就可以吃了?”,她說:“はい(是的)”。但我喝了一點後就沒敢往下喝,妻子和開心也照樣把雞蛋打進碟裏,也都沒喝,白白浪費4個。等我們吃完服務員來收碗時看我們都沒喝,她笑著說:“I don’t eat egg too(我也不吃!)”。

白天的“歌舞伎町”

吃完早餐已是8:30,從酒店出來感覺比昨天涼多了。

回頭看看“白川鄉酒店”,一共8層、外表簡約明快,大門和一樓裝修光亮,街道乾淨整潔,上面寫著“BUSINESS HOTEL”,怪不得很像國內的商務酒店,對旅行社的安排還算滿意。

周邊的建築物也大多在10層左右,高低錯落,密度很大,一棟挨一棟。但外表的顏色比較素雅,搭配得很好,以白色、米黃色和咖啡色為主,黃色和紅色較少,讓人看了很舒服。經過一夜的狂歡與喧囂,街道終於在清晨恢復了寧靜,還看不到行人、車輛,一切都在沉睡之中。

只有一些烏鴉在房頂和電線杆上飛來飛去,拖著長長的、淒慘的叫聲,使得清晨更顯得清涼、安靜,不敢想像這裏就是昨晚那個車水馬龍、燈紅酒綠的地方。

妻子偶然發現身後有一家“小肥羊火鍋連鎖店”,兩層建築物的上方掛了一個大大的圓形商標,中間是一只可愛的羊頭,外面是一個綠色的圓圈,上面寫著“小肥羊”、下麵寫著“火鍋連鎖店”幾個漢字,門的上方還用紅底白字寫著“小肥羊”3個藝術字。妻子驚訝地說:“小肥羊火鍋都開到這裏來了!”,開心雖然不知道小肥羊火鍋連鎖店,但喜歡看“喜洋洋與灰太狼”,因此以小肥羊為背景靠在媽媽身邊撒著嬌讓我照了張相片。

從小巷裏出來上“靖國路”大街後右拐,基本上是逆著昨晚的路線,經過“歌舞伎町一番街”路口,橫過馬路就上了“新宿路”大街。一輛垃圾清運車正在路邊作業,兩名工人穿著藍色制服、戴著白色安全帽和口罩正在收拾垃圾;旁邊停著一臺車頭白色、車身藍色的垃圾車,外表乾淨整潔,像新的一樣;存放垃圾的地方在旁邊建築物的一樓,是個封閉的空間,外面一個拉門,不像我們在路邊擺一排垃圾桶。清運垃圾也能做到這麼專業、這麼乾淨讓我心生感慨。

“JR山手線”

前面又到了“JR新宿站東口”,在異國他鄉看見熟悉的地方真叫人高興。進到車站已是9:00,裏面的人流很大,個個行色匆匆,有的在電動扶梯上還在跑步,但感覺出站的人多過進站的人,看來很多人都是其他地方趕來新宿上班的,說明新宿是一個寫字樓比較多的地方。找了幾個入口我們也沒發現有檢票的工作人員,只是出口邊有個值班室。其他人進出都刷卡,不需要工作人員檢票,而我們不行,因為我們買的JR Pass是個小本子,沒有磁條可刷,必須向工作人員出示。最後我們只得拿著JR Pass到出口的值班室詢問應該從那裏進去,沒想到他們看都沒看,就讓我們從值班室邊上那條不用刷卡的出口進去了。哈哈,原來這樣,我們也把日本人想得太規矩了!

進站後按指示牌很順利就上了前往“池袋”方向的月臺,不一會就坐上了“JR山手線”電車。“JR山手線”是圍繞東京市核心區一圈的環行電車,是人氣最旺的一條線路,雙向行駛,往南是“原宿”、“涉穀”方向,往北是“池袋”方向,如果有時間的話坐哪個方向都可以,不過是繞一圈而已,約須1小時。

此時應是上班高峰,但車上人很少,座位都未滿,經“新大久保”、“目白”兩站就到了“池袋”站。下車後馬上找私鐵“西武池袋線”,但轉了好幾圈都沒發現買票的地方。我正納悶呢,妻子反應過來了,她說:“JR電車和私鐵不是一個系統,要先出了JR車站後才能找到。”我這才明白我們還未出站,自然找不到私鐵“西武池袋線”的售票處了。

從JR站出來,很快就看到“西武池袋線”的指示,找到“西武池袋線”的“池袋站”就不難了。這下真體會了日本不同運營線路之間的差別,日本的鐵路主要有三類,一類是日本國鐵,即JR電車,包括運行於市區內的(類似於我們的輕軌),和城市之間的(如新幹線),凡是電車有JR標誌的都屬於這一類;第二類是地鐵,和我們的一樣;第三類是私鐵,線路比較少,主要是從市內一些大站向週邊輻射的線路。由於三者屬於不同的運營系統,車票不能互通,所以相互之間的換乘必須先出站、再另購票進站。

“西武池袋線”

“西武池袋線”最早應該是從“池袋站”至東京西北方向所沢市(zé,日文中同“澤”)的“西武站”,後來延伸到埼玉縣飯能市“吾野站”的一條私營鐵路,全程58公里。因為與JR不屬一個系統,所以得另外買票。

在“西武池袋線”的站牌前我們認真查看了停靠站和票價,到“大泉學園站”是大人230日元、小孩半價。我們來到自動售票機前買票,只見機器上花花綠綠的,有好多按鍵和操作指示。我們琢磨著先按了一下“230元”的按鍵,然後選擇人數。人數的按鍵很有意思,不是數字而是人物的形象,1個大人就用1個人表示,2個大人就是2人並在一起,2大1小就是2個大人間牽個小孩,非常形象。我讓開心來按“2大1小”的按鍵,機器馬上顯示580元,從讀鈔口插入一張1千日元的紙幣後,馬上出來3張票,並自動找零。哈哈,原來並沒有什麼難的,這機子也太聰明了,不但能接受紙幣和硬幣,還能分辨大小,不像廣州的地鐵自動售票機只認5元和10元的紙幣,1元、2元的統統不認,必須到窗口換。

9:40我們上了車,妻子數了數停靠站,到“大泉學園站”一共有11個,看來距離比較遠、時間也短不了。車上人同樣很少,不是在看書就是在玩手機,我們則安心地欣賞沿路風光。車速很快,站與站之間距離很短,一會就停一個站,很快出了市中心,感覺房子漸漸矮了、漸漸疏了,一棟棟別墅不時出現在窗外,偶爾還有一些古老的灰白建築,房子很矮,屋簷拖得很長很低,提醒你東京是一個古都;屋前掛的一些廣告、招牌什麼的全是繁體中文字,意思一目了然,讓我們非常驚喜。

“大泉學園站”

大約過了20分鐘,電車到了“大泉學園站”。資料介紹“東映動畫公司”在東大泉2—10—5號,從車站的北口出來直行約15分鐘就到了。

出站後發現左右各有一條道,不知那條叫直行,只得信步往左邊一條走。這時路口來了一輛推車,裏面坐著4個小朋友,後面還有一個阿姨牽著2個,頭上都戴著一模一樣的小帽子,煞是可愛,引起了妻子的驚叫聲:“億心快看,好好玩啊!”,開心也樂呵呵地看著。兩個阿姨穿著休閒服,其中1個還背著背包,可能是趁天氣好幼稚園老師帶小孩出來玩。看來日本小孩真幸福,不愧為世界上最發達的國家啊。

往前走不遠來到一個叫“大泉學園站入口第一”的路口,又不知如何是好,只得到旁邊一家商店問路。我指著地圖上的“東映動畫公司”問店裏的小夥子,他馬上拿出一張翻得比較舊、但更詳細的地圖指給我看,告訴我要如何走,還跑到門口指了指方向,看來平時問路的不少,因此早有準備。為感謝他的幫助,我特意讓開心在店裏買了一袋零食,很像國內的垃圾食品,沒想到日本也賣這些不營養的東西。

按照小夥子的指示我們繼續往前走,街道乾淨衛生、行人車輛不多,儘管路面及人行道不寬,紅燈也比較密集,但並不擁堵;路邊的綠化很好,很多我不認識的大樹及地被;右邊不時有小路通向街道的深處,路很窄,最多只能過一輛小排量的汽車,兩邊緊鄰著一排排的私家別墅,庭院裏種著漂亮的羅漢松等造型樹,象徵著生活富足;其中一個入口有一個停車場,約幾百平方,裏面停了不少自行車,這麼多的自行車在國內已見不到,在寸土寸金的東京能拿出這麼大塊地方停車,說明自行車在這裏仍發揮著非常重要的作用。

我們邊走邊欣賞、邊交談邊拍照,不停地感歎這環境怎麼這麼優美呢?自由行真好,這樣悠閒地走在街道上多愜意啊!又何必在意去了那些地方、看了那些名勝古跡呢?

前面人行道上有3個工人正在維修道路引起了我的注意,其中2個年齡大約60歲,穿著藍色制服,身背白色馬甲,頭戴白色安全帽,上面寫著“池田建設(株)”幾個藍色的漢字,正蹲在地上修幾塊紅色的地面磚。我停下腳步看著他們,只見地面磚長度和我們的差不多,但比我們的窄,厚度卻超出我們的三分之一,這樣結實程度自然比我們的強多了。修整的面積不大,就那麼幾塊,卻有3個人幹活,精雕細刻、一絲不苟,好像在做一件工藝品;佔用的地方雖小,但也圍了起來,以確保行人和施工安全。對比國內的一些市政維修工程我真是感慨良多,我們往往是先挖開再說,然後上那麼幾個人慢慢幹,管他污染不污染、安全不安全,等好不容易搞好了,因產品標準低、施工品質不過關,沒幾天又壞了。

我看著他們,想要拍張照,但又不知是否可以。正好一個年齡大的老頭抬頭看我,顯得很不友好,但這個場景讓我有太多感觸,馬上舉起相機對他說:“OK?”,他並沒理睬我,又埋頭幹活了,於是我大膽地拍了一張。

不久,左前方有個工地在拆房子,又讓我見識了什麼是文明施工。別看拆的房子不大,但靠馬路和背面臨著別人房子的一側都搭有非常專業、高過被拆房子的圍蔽;鉤機的機械臂在拆房子,旁邊有專人用自來水管隨時壓制揚起的灰塵,讓旁邊感覺不到一絲的塵土。對比國內的拆遷工地,又會是一番怎樣的景象呢?

我們三人邊走邊看,並未忘記尋找東大泉2丁目,不過只看到4丁目的門牌,以為往前不遠就會是3丁目、2丁目了,於是繼續前行。不久經過一座叫“大泉學園橋”的小橋,橋下小河經過,河水不大、清澈見底,河底有雜草和泥土,兩邊用一排排的鋼塊擋著,上面壓著混凝土,非常堅固結實,預留的排水口並未見水流出。我對開心和妻子說:“你們看,這河水真乾淨,一點垃圾都沒有!”。

開心卻說:“什麼啊,那不是有個瓶子嗎?”

我仔細一看,水裏真有個飲料瓶,旁邊也有一些小瓶子。我哈哈一笑,說:“市區的河流能這樣乾淨就很不容易了。”

再往前走,發現快到一個叫“北園”的路口,感覺方向不對,妻子說:“還是問問人吧,要不總也找不到,耽誤時間了。”

正好路邊有一個身穿藍色制服、頭戴貝雷帽、屁股後插著一根黑色警棍、馬甲上寫著“警視廳”幾個漢字的年輕女孩,在街邊引導行人過馬路,我無法確認她是否是員警,但上去禮貌地打了聲招呼:“ぉはょぅ ござぃます(早上好)”,然後指著地圖上“東映動畫公司”的位置用英語問:“How do we go to there?”。

女孩馬上反映過來,轉身指著我們來的方向說走過了,但要怎麼走也不知如何用英語表達?但她非常熱情,滿臉堆笑,對幫不上忙非常著急、充滿歉意。我心想這怎麼辦呢?語言交流上出了問題,地圖又不詳細,這下可難了!但轉念一想,只要知道走過了往回走一定能找著,就不想再為難她了。

但女孩不放棄,不知從哪拿出一張紙,伏在旁邊的一個臺子上給我們了畫起來。只見她刷刷幾筆劃出路線,然後在各路口用繁體漢字寫出路名,這才知道我們一出車站就走反了,應該走另一條道的。

我發現這女孩的漢字寫得實在太漂亮了,筆劃老練、字跡工整、結構合理。沒想到這麼年輕的女孩居然能寫出這麼一手漂亮的漢字,而且是在路邊隨手寫的,可想日本的基礎教育或傳統教育是多麼的深厚扎實。我上中學和大學時練過一段時間的書法,雖然沒什麼成就,但欣賞還是可以的,現在多年不練,日常工作也用電腦,字是越寫越差了。身邊的80後、90後就更不用說,寫出來的字用老家的話說叫“狗口裏嘔出的一般”,意思是非常難看,要知道這漢字的鼻祖可在咱們中國啊!

按警示廳美眉的指引,我們只得往回走,為不重路,特意橫過馬路到對面,這樣又來到了“大泉學園橋”。邊上有家叫“真珠園”的時花店,門口擺滿了各種各樣漂亮的時花,讓了妻子和開心高興不已,看來愛美真是女人的天性!

我們的聲音引起了店員的注意,剛開始一位男士對來了不會日語的遊客比較緊張,說話很生硬,讓我不知道他們是否歡迎我們參觀、照相。但見他沒再說話,扭頭往裏走了,我們便也進了裏面的溫室。溫室是一個很結實、很明亮的玻璃鋼筋屋,大約有四五百平方,培育了很多時花,正在怒放,頓時讓我們心曠神怡。說實話,除幾種常見的菊花、蘭花、一品紅、鳳梨外,其他大多數漂亮的我們都叫不出名字;價格也不算貴,門口小盆的100日元,裏面大盆的250至600日元不等。

開心這下不但配合照片,而且自己也拿起相機拍了起來。

從花店出來,繼續往回走,經過“區立大泉中學校”時是10:55,今天是週三,但校內異常安靜、空無一人,不知道日本學校的作息時間是如何安排的。在“大泉學園站入口第二”路口,我們未按警示廳MM畫的路線再往前到“大泉學園站北口交叉點”,而是左拐進了“都道24號線”,終於看到了“3丁目”的門牌,心想離“2丁目”應該不會遠了。

“倍光山妙延寺”

經“大泉學園北”往東,路邊有座寺廟,從門前一塊條石上刻著的遒勁有力的漢字看,寺廟叫“倍光山妙延寺”。進入寺廟前是一段約50米長的“參道”,然後是一個有著濃郁民族特點、木結構為主、用鋼索支撐著的山門。庭院正中是一棵巨大的銀杏,四周有很多造型各異古樹,顯示出寺廟已年代久遠。庭院正面是“本堂”,左側是“本堂改造紀念牌”、“觀間菩薩像”和先人的墓地等,右側是一個會館和一個汲水的地方,放了很多一個樣子的小木桶和水勺,木桶上寫著妙延寺“橋本家”、“森田家”、“鈴木家”等字樣,可能是家族來祭祀先人洗手、淨口用的。整個建築莊嚴肅穆、維護很好,除我們之外沒有其他遊人,顯得非常安靜、神聖,讓我們也小心謹慎、不敢喧嘩。

資料介紹,該寺廟山號“倍光山”,寺號“妙延寺”,宗派“日蓮宗”,永祿11年(1568)に開山円乗陰日宣上人、開基加藤作右衛門が開創しました。江戸時代には、三十番神社(現北野神社)と併せて地域の信仰の中心となっていました。樹齢400年と推定される本堂前の大銀杏(東京都指定保存樹)が、その草創を語っています。境內には、一千五百ヶ寺ならびに一千か寺往詣成就の題目供養塔や、庚申塔・馬頭観音・地蔵尊など貴重な石造物が沢山あります。なお本寺には、幕末から私塾(寺子屋)が日開かれていましたが、明治7年(1874)區內最初の私立明倫學校となり、同9年からは公立豊西小學校に昇格しました。現在の區立大泉小學校の前身です。お寺の門前を東西に通る道路を清戸道といいます。昔から大泉や石神井の人々が農産物を江戸へ運ぶ重要な路でした。

現在應該是一個舉行葬儀和安葬先人的地方。

我們對這座寺廟特別感興趣的是那棵大銀杏,據介紹已經有400年的樹齡了,現在是東京都指定保護樹木。看樣子至少有20米高、胸徑1米粗、冠幅也有十好幾米,根部四周圍了一圈護欄,裏面露出泥土,沒有一根雜草,保養和維護得很好。特別是泥土上落的一層銀杏果引起了我們的好奇,按理說我們對它並不陌生,知道平時吃的開心果就是這個曬成的,但親眼見到樹上掉下來的我還是第一次,更不用說妻子和開心了。這時開心問:“老爸,果的外面怎麼有皮啊,不像開心果那麼硬呢?”,我說:“用手把外面的皮撚掉後就會露出裏面的硬殼來。”邊說邊做示範給她看,果然裏面光光的、略帶淡黃的硬殼露了出來。我對裏面的肉是否完好沒有把握,因為這麼多果掉在地上要是好的話怎麼沒人要呢?這麼大棵銀杏樹每年能結多少果啊,簡單加工一下就是營養豐富、美味可口的開心果了,這在我們國家可是好東西!

我用牙齒用力咬開硬殼,裏面的肉卻是新鮮的,水分也很多,我試著咬了一點,味道很正常,這下我更不明白了?於是叫開心和妻子也撿了幾個,到裏面汲水的地方沖洗乾淨後,放進包裏帶回來留著紀念,讓她們也對平時經常吃的東西有個親身體會。想來真是慚愧啊,來自銀杏之鄉——中國的遊人還要從日本帶銀杏果回去作紀念!我們國內的銀杏樹那去了?還有能結果的嗎?要知道,這些年銀杏等大樹進城都買得差不多了,它們離開原生地能種活就不容易了,等它們恢復過來再結果卻不知要到什麼時候?

從“妙延寺”出來,左拐不遠進了一間服裝店,裏面以賣男西裝和風衣為主,布料、做工、款式都不錯,很有品味,但價格也不便宜,基本都要千元人民幣以上,怪不得街上很多男人都是裏面穿西裝、外面披風衣。

這一帶比較繁華熱鬧,車輛行人也多,但街道卻比較窄,有的商店門口還停著自行車,有的路段擺著羽衣甘藍、仙客來等時花。我們不時遇到有人騎著自行車在人行道上穿行,有的還是逆行,左閃右閃的自己和行人都很危險,看來日本也把自行車逼上了人行道。

慢慢往前走終於看到有“2丁目”的門牌了,再走幾步即看到有條街叫“東映路”,這可是今天上午看到的最醒目的一條街道名稱了,心裏別提有多高興。順著街道不過5分鐘,來到一個十字路口,右邊小道進去30米左邊有個院子,門口一個小值班室,外面一道矮圍牆,裏面是兩棟4層的建築,靠裏一棟的外牆上掛著一幅巨大的動畫,沒錯,這肯定就是 “東映動畫公司”了。

“東映動畫公司”

資料介紹,東映動畫公司是現時日本最大、歷史最悠久的動畫製作公司之一,其前身最早成立於1948年,1958年公映了日本電影史上第一部長篇彩色電影動畫《白蛇傳》,1963年11月製作播映了日本第一部電視動畫《狼少年肯》,為人們所熟知的作品還有:《聰明的一休》、《龍珠》、《美少女戰士》、《花仙子》、《海的女兒》、《人魚公主)、《龍子太郎》、《拇指姑娘》、《長靴貓》等。在東映動畫公司制作過動畫的著名人物有:日本“動漫之神”、“東映動畫”最輝煌的名星之一——手塚治蟲(但代表作《鐵臂阿童木》是他1961年離開東映後,在自已公司制作、1963年上映的);手塚治蟲之後日本新一代的動漫大師、“假面騎士之父”石森章太郎(代表作《人造人009》);1963年進入東映公司、日本著名動畫片導演、在全球動畫界具有無可替代的地位的宮崎駿(第一部參與製作的作品《汪汪忠臣藏》,接著是《格利佛宇宙旅行》、《太陽王子荷魯斯大冒險》)。

在公司值班室門口我們正猶豫著如何進去參觀,工作人員已看出我們的心思,主動拿出一張表要我填,只是寫明幾個人、從哪里來後就發了張出入卡,我把它掛在開心脖子上就進去了。

對外開放的展室只是前面那棟樓的一層,空間不大,但佈置很好。過道的牆上掛滿了各個時期動畫的介紹,展室櫃子裏陳列的卡通動畫造型非常漂亮,很有創意,可惜我看不懂。好在妻子還略知一些,看到她認識的人物形象就高興得喊起來,說這是那個片的誰、那又是那個片裏的什麼人。我們一高興又要給開心照相,但沒想她卻不高興,甚至鬧起了彆扭。

卡通人物展室旁邊有個休息室,牆上同樣掛著圖片,整整齊齊擺了一圈沙發,還有3個賣飲料和零食的自動售貨機,我們正好進出坐坐休息會,走了一上午還真累了。開心看到花花綠綠的飲料就想喝,問我:“老爸,能不能買飲料喝啊?”我說:“可以啊,但你自己想辦法買吧!”但她卻沒有信心,要媽媽幫忙,我堅持說:“不行啊,你要自己想辦法,很容易的!”開心沒辦法,只好自己走到售貨機前琢磨起來,試了兩次還真讓她買到了,每瓶好像120日元左右,我在偷拍時被她不耐煩的盯了我一眼。

休息一會後,我們走進了一間展示動畫製作過程和拍攝設備的展室,讓我們感歎動畫片看起來那麼精彩,其實是非常複雜的。它是在漫畫的基礎上改編成動畫的,現在常講的動漫動漫即是漫畫與動畫的結合。拍攝動畫的各種設備和拍電影差不多,製作過程大致分為以下步驟:情景——故事板——原圖——動畫——彩色——攝影——編輯——配音——完成等。

第三個展室是東映動畫公司各個發展階段和主要動畫作品的介紹,還有些真人大小的卡通造型,非常的豔麗漂亮。讓我們驚奇的是有《西遊記》、《白蛇傳》的動畫介紹,但一直未找到開心知道的宮崎駿的名字,讓她有點失望。我問工作人員在那裏能看到宮崎駿的介紹,好像說還有另一個館,但我們去裏面那棟樓時被人莫名其妙地看著,原來那是工作室,不讓人參觀,自然也沒能看到是否有宮崎駿的介紹了。現在想來,後來宮崎駿離開東映動畫公司單幹了,他們可能是不想在這裏宣傳他吧!

展室的一側有張小桌子和椅子,上面擺了本子和筆,不知妻子是如何知道那是供人隨手塗鴉留作紀念的,在招呼開心不聽的情況下,她自己畫了起來。我岳父是位不太出名的油畫家,所以妻子素來有些畫畫的基礎,隨手畫個貓啊狗啊小孩什麼的還有點像。這不,一會的功夫就畫了個小女孩,樣子蠻卡通的,空白處還特地寫了“2010年2月11日,中國廣州,羅建波、韓玲、羅心億,東影留念” 幾個字。哈哈,算是留做中日動漫交流的見證吧。

奇怪的是我們沒有遇到其他的遊人,看來平時來參觀的並不多。從裏面出來已經13:00了,看到有工作人員在院子裏買午餐,過去一看是三明治、麵包之類的,正好我們也餓了,就各買了一個。

出來的路口有家水果店,裏面的各色水果琳琅滿目,看得我們垂涎欲滴,馬路對面還擺了幾框水果、蔬菜,如柳丁、桔子、洋蔥、胡羅蔔,哈哈,日本也有亂擺亂放的啊!我們看水果新鮮、便宜,草莓的紅色很純,於是買了一袋桔子和一盒草莓,想嘗嘗日本的水果什麼味道。東西買好了去哪里吃卻成了問題,因為既不能在路上吃,也沒有地方坐,直到走回“大泉學園站”東西還拿在手裏。最後只好坐在月臺的椅子上悄悄吃,看看四周沒有發現一個人吃東西的,讓我們很不自在,也很不好意思。

捉弄人的“西武池袋線”

一會車來了,上車後開心就靠在媽媽的身上想打磕睡,妻子也歪著腦袋和她靠到了一起。我平時有午休的習慣,此時也開始犯困,心想來時不是11個站嗎?眯會眼應該沒有問題吧,於是迷迷糊糊地任車往前開去。但映像中只過了3個站電車就停了下來,而且很有一會,我以為是會車就沒在意,窗外也沒有看到站牌。過了好一會,終於聽到關門聲,車又重新啟動了。一會,我不經意地睜開眼睛,本能地往外一看,壞了,車怎麼往反方向走呢?心中正疑惑,妻子也說:“羅建波,車往回走了。”這怎麼回事啊?電車不但往回走,還跑個不停,一個個熟悉的站名在眼前飛馳而過。難道出了什麼問題?但車上其他人都氣定神閑,一點事都沒有,心想只能是剛才已經到了“池袋站”,而我們沒下車,電車又往回走了。

妻子反復說:“怎麼會那麼快呢?只停了3個站啊!”

我說:“雖然咱們回來也是坐的一條路線的車,但可能車不一樣,說不定這次是特急車,停的站少。”

我接著安慰到:“回去也不怕,反正時間不長,我們在下個停的站下車,再坐回來就行了。”

可電車拉著我們往回猛跑,只到“大泉學園站”的前一站“石神井公園站”才停下來。我們趕緊下車,卻發現不出車站就到不了對面的月臺,只得再花500日元買票重新進站。上了下一趟車後,這次連眼睛都沒敢眨,一會就到了“池袋站”,根本沒有去時那麼多的停靠站。

至今我們也沒搞清當時到底是怎麼一回事,開心倒好,把這個經歷寫進了她的第一天日記,成了一個有趣的笑話。

“明治神宮”

從“JR池袋站”上山手線已是14:20,下一站我們要去“明治神宮”,這下我們要經過“JR新宿站”往南,到“JR原宿站”下車。

下車後,我們橫過馬路順路來到“明治神宮”外的“表參道”。我理解“表參道”是進入神宮前的一條專門大道,以顯示神宮的莊嚴,但現在已被兩邊的建築物削弱了,聯想不到當年的神聖氣派。與“表參道”相對神宮裏還有裏參道,即“南參道”、“北參道”。

“表參道”人氣特旺,商店林立,有不少大型商場,是購物的好去處,一些燈杆上整齊地掛著日本太陽旗,咋一看特別刺眼。我們對逛商店沒什麼興趣,而是上了一家冰激淋店的二樓,給開心買了一個她喜歡吃的冰激淋,我則悠閒地欣賞起店裏店外的風景來。

店面很小,一樓專門接待客人,二樓供人休息、吃冰激淋,大約20平方,擺了5張小桌子,兩面臨街的窗臺也利用了起來。裏面坐的都是年輕人,女孩多、男孩少,個個青春時尚、打扮洋氣、充滿活力,女孩無一例外都穿著短裙。我身後的那個女孩背著個大大的LV包,讓我吃驚!透過玻璃從上往下看,街上行人熙熙攘攘,女孩子也幾乎都穿著裙子。真奇怪,這麼冷的天難道她們不冷?

從店裏出來,經過人行天橋和“神宮橋”,來到“明治神宮”大門口。雖然已是15:10,但進出神宮的人還比較多。在上人行天橋時走在我們前面的兩個身材苗條、披著長髮、挎著大手袋;上身穿得厚厚的、下麵卻穿著超短裙、露出一雙修長美腿的漂亮MM也來到了門口,看她們的打扮和其他人進出的樣子,明治神宮可能是市民平時散步休閒、祈願參拜之所,像我們這樣的遊客倒是少數。

大門非常簡潔,就是幾根大木頭做成,但材料卻不一般,柱子是兩根胸徑近1.5米、高10來米的原木,細聞起來還有絲絲的木香,柱上的橫樑及梁下的枋也是原木做成。但在日本的神社前這個不叫門,而叫“鳥居”。因為他們認為鳥是人類靈魂的化身,其中有好的靈魂,也有骯髒的靈魂,為了不讓鳥接近和飛入神社,就在各個神社的正門前200米左右建一個“開”字型的門,讓鳥在此居住,因此把它叫“鳥居”,以區分神域與人類所居住的世俗界,代表神域的入口。

據說明治神宮前的這個鳥居是日本最大的木制鳥居,那兩根大木柱來自臺灣丹大山,是樹齡1500年的珍貴扁柏。

大門右邊的一個入園規定頗有意思,讓開心大笑不已,原來基本上是漢字寫的,意思一目了然。內容是這樣寫的“定:一車馬ヲ乘入ルコト,二魚鳥ヲ捕ルコト,三竹木ヲ伐ルコト,右境內ニ於テ禁止ス,大正九年十一月一日,明治神宮”,您看明白了嗎?

資料介紹,明治神宮是為供奉明治天皇及昭憲皇太后而建,建於1915年至1920年,二戰時被焚,1958年按原樣重建。占地152萬平方米,建有正殿、神宮御苑、保存明治天皇的寶物殿和神宮文化館等建築。種有各類參天大樹17萬餘株、共計300多種,是東京最大的綠地。同神道教的教旨相符,明治神宮與日本人的生活息息相關,每年都有多場新生兒命名儀式、成人禮、畢業典禮和婚禮等各種人生重要儀式在這裏舉行。

我們經過鳥居後進入神宮“南參道”,中間是一條很寬的碎石路,不太好走,為什麼不鋪成水泥路或柏油路呢?是故意讓行走艱難,增添神宮的神秘與威嚴嗎?路兩旁都是參天大樹,連光線都遮去許多,使人頓時感到天色暗淡;古樹深處不時傳來烏鴉“哇、哇”的叫聲,聽起來越覺淒涼,逐漸體味到神宮遠離塵世、清幽靜雅的氣氛。

到“南參道”盡頭左拐,經過第二個稍小一些的鳥居,順著碎石路很快就看到了正殿。正殿前還有一個鳥居,它左邊有一個洗手漱口的淨盆處,進入正殿前必須先到那清潔一番。淨盆處是一個大石頭做的水池,上面放有許多長長的小勺,用來接從竹筒流出來的水。我們也學著人家的樣子去洗手漱口,用小勺接水洗了手後,又去吸勺裏的水漱口。過後一看旁邊大媽的做法才大吃一驚,原來應該把水倒進手心,用口吸著手心的水漱口,這樣才不會把勺子弄髒,影響後面人的使用。哈哈,真是東施笑顰、弄巧成拙了。

神宮正殿周圍同樣環繞著茂盛的綠色樹木、清穆莊嚴,左右各兩棵的大樟樹枝繁葉茂、綠冠如蔭,更加襯托出神宮的神聖威嚴;有一棵樹靠屋簷太近,但沒有簡單地移走了之,而是鋸枝一邊的枝葉,形成了一個獨特的造型,突顯了日本人崇尚自然的特性。

正殿右邊有個祈福牌架,很多年輕男女在那裏寫心願,有的女孩很認真,反復思考、比較,好想要託付一個很重要的心願。我看了有趣,也照樣抄了一張,內容是:“世界和平、天下太平;家庭の健康、病氣平愈;家內安全、夫婦圓滿;大運成就、開運厄除;合格祈願、就職成就;勝利祈願、交通安全”。您看說得多好,這何嘗不是我們所希望的呢!只是字越寫越差,開心還在旁邊氣話我:“老爸,你怎麼抄人家的啊?”

寫好後照人家的樣子封到信封裏,丟進一個櫃子,但願這美好的願望能跟隨我們回到國內。

下午16:00神宮已覺得很暗了,天氣也越來越涼,開心直叫著回酒店,我們便從“北參道”出來離開了明治神宮。這時去東京都廳肯定來不及了,改去對面的新宿御苑吧。但走到“明治路”路口時開心又喊著要回去。我摸摸她的手有點冷,擔心她感冒,就說:“那我們像昨晚一樣先送你回酒店吧。”,開心連說:“好,好!”

日本的定食

於是我們邊走邊找JR站,很快就發現了“JR代代木站”。車站前的幾條街道有很多飯店,壽司、定食都有,看起來很不錯。妻子說:“這裏這麼多好吃的,我們先吃了晚飯再回去吧!”我看時間也快17:00了,便說:“好啊!”,開心自然求之不得了,她身體好、能走也能吃,估計早餓了,只是沒說而已。我們選來選去,還是選了一家定食店。

日本定食相當於國內的套餐,主食、蔬菜、湯都有。在店門口放有食品模型和價格,很直觀,份量及賣相幾乎與實物一樣,不用說話指著模型就可以把吃的點好。

飯店裏乾淨、整潔、明亮,服務員精幹、熱情,心想在日本當廚師和服務員也很體面的,哪像國內餐廳的工作環境,讓人瞧不起。

我們點了三份定食,我的是一碗米飯、一份肉排和一碗大醬湯,肉排裏有兩種,一種是小塊炸的,一種是切成肉沫炸的,都非常酥軟,外面裹了一層不知什麼東西,特別香,還配有蔬菜,湯和“白川鄉酒店”的一樣有點酸,非常開胃。總之搭配合理、營養豐富,價錢也很花算,一共1960日元,比昨晚的還便宜。

看來在日本吃定食是很不錯的選擇,營養和衛生都有保證,吃多少花多少事先心裏有數。

回到酒店後,開心洗漱完看了會電視就睡著了,看來這小孩真是困了。

東京和地下街和不怕冷的美女

安頓好開心,寫好今天白天的遊記,20:00我們又出發了,目標:東京最具活力、年輕人的不夜城——涉穀。

本來我們再去“JR新宿站”已輕車熟路,但不巧外面下起了小雨,只得走地下通道摸索著往車站方向走。但下去一看可不得了,裏面四通八達、燈光明亮、規模很大,直接與周圍的JR、地鐵、私鐵等幾個站以及地上大商場相連,完全不是一個普通的通道,而是一個地下街,給我的第一感覺是整個東京可能都被這樣掏空了,地上建築完全是建在下面已經挖空的基礎之上,在日本這樣地震頻發的國家,這得要多大的投入、多大的氣魄和多麼高超的建築技術啊。怪不得白天街上的人很少,原來地下街還可以吸納很多人,這種往地下發展的辦法可能是日本解決國土面積小、人口密度大的有效措施。

地下街乾淨整潔、人流很旺、店鋪林立、生意很好,但發現服裝店賣的都是夏天穿的清冷布料和薄衣服,如超短裙等,沒有一家賣褲子的。哈哈,怪不得大街上女孩子都穿裙子,原來是時裝店沒有褲子賣,可不是咱MM不怕冷,實在是“冒得辦法……”。

今天早上一出來,我們就發現東京的女孩特別愛美,身材、臉蛋、穿著也確實是很漂亮。雖然比昨天冷多了,但街上女孩滿大街都穿裙子,甚至是超短裙,而且是用夏天那種清冷布料做的。中小學生的校服女生的也是裙子,儘管有的臉蛋和大腿凍得紅紅的!

剛才下地下通道前我還對妻子說:“你發現沒有,東京大部分女孩都穿裙了啊!”,妻子說:“是啊,怎麼這麼不怕冷呢?”。但往前繼續走沒有發現一個女孩是穿褲子的,於是改口說:“可能還不只大部分呢,我看有90%的女孩都穿裙子”,進入地下街後,我將這個比例不斷上升到95%、99%。真的,年輕女孩沒有一個不穿裙子的,好不容易在“歌舞伎町”發現了一個,但嘴裏冒出的話好像還是廣東粵語。

愛美是女人的天性,喜歡看美女則是男人的天性。說句不怕妻子生氣的話,日本的女孩真上眼。經過一天的觀察,我馬上總結了欣賞日本女孩的三看,即:上看臉蛋、中看著裝、下看大腿。首先說“上看臉蛋”,日本人生活水準高,女孩基礎天生就好,臉長得都很正、很標緻,而且出門前要精心化妝,日常隨時補妝,所以臉蛋都非常漂亮、耐看;其次說“中看著裝”,日本人收高,很講究穿著打扮,衣服的質地、款式、檔次都很高,我看在廣州可能只有友誼商店才可以買到,再加上肩上挎著或手上提著LV、GUCCI、COACH等名牌包,氣質更加優雅;最後說“下看大腿”,隨著日本人生活水準的提高,女孩身材都比較高挑,再也不是咱們以前說的小日本,年輕女孩比較苗條,鮮見矮胖的,裙下露出修長的大腿,難道不是一道美麗的風景線嗎?

我和妻子這樣說,她也並沒有什麼不高興,還“呵呵”的笑著表示贊同。

快接近JR站時,地下街兩邊的商店就沒有了,這時人越來越多,通行速度很快,商店的功能已悄然讓位於通行的需要,從這一細節可以看出城市管理者的水準。

“東急百貨店”

在“JR新宿站”再次坐山手線經“代代木站”、“原宿站”,很快就到了“涉穀站”。我們從“ハチ公(八公)”出口出來,外面是個很大的廣場,叫“ハチ公廣場(八口廣場)”。“八公”本是一頭忠犬的名字,在“ハチ公”出口前有一個“ハチ公忠犬像”,就是紀念那頭叫秋田犬的忠犬的,它在主人死後還是每天風雨不改的到涉穀車站前等候主人回來。

廣場和路口人來人往的非常多,但雨稍大了一些,行人都打著雨傘,我們不想走遠,就轉到了左邊的一棟大樓,叫“東急百貨店東橫店”。一樓主要賣服裝、提包,我們沒有興趣。經過一間花店時裏面有很多各種顏色的鬱金香,非常漂亮,我以為是假的,就不以為然,沒想到妻子說:“這花好香,做插花一定很漂亮。”

我說:“是假的,怎麼會香呢!還用插嗎?”

妻子說:“是真的,不信你看嘛!”。我回頭認真一看,果然是真的,真叫人驚歎啊!鬱金香的杆發亮,很像國內塑膠花的杆,乍一看很難分辨出來。還有好多花沒見過,更叫不出名字,只得拍照留念。這時已是20:40,店裏還有客人來買花,店員忙著選花、包花,顧不上我們拍照了。

見很多人乘電梯往地下室走,我們也跟著下去了,原來負一層是條食品街,專門賣酒、壽司、便當、蛋糕、點心和巧克力等,規模很大、裝修漂亮,食品的品種、款式、品質、包裝都令人叫絕,讓人流連忘返,不知選那個好。購物的人很多,熙熙攘攘非常熱鬧,我們也到各個攤位轉,最後選了幾樣帶回去給開心吃。

據瞭解,澀穀擁有優越的地理位置,百貨商店通常營業到21:00,為下班歸來途經車站的女性提供了購物地點,所以這麼晚了食品街還非常興旺。而此時也是一天中食品最便宜的時候,許多都打折銷售。

2樓是化妝品層,是全國屈指可數的以銷售額著稱的化妝品世界,可以使用銀聯卡,但我們沒有上去。

活力之城——涉穀

出來時雨還在下,我們穿過廣場朝對面燈光明亮的“井ノ頭路”走去,街道兩邊非常熱鬧,行人、車輛都比較多,商店都在營業。

路邊一個公用電話亭裏放了兩本厚的和兩本薄的電話號碼本,妻子好奇地專門拿出來翻了翻,說:“哈哈,怎麼還這麼新啊,要是在我們那不是早被人拿走了,就是爛得不成樣子了。”我想之所以還這麼新,不外乎兩個原因,一是日本通信這麼發達,還有人用公共電話和電話號碼本嗎?二是人家素質高,就是愛護得那麼好,咱們有啥不服氣的呢?

在“神南一丁目”路口,我們沿著左邊的路拐上了“公園路”。前面有一家“Disney Store(迪士尼商店)”,門口很卡通的造型吸引我們上去轉了一圈,都是賣迪士尼玩具和用品的,想到過兩天我們也要去東京迪士尼樂園,所以什麼也沒買就從外面的樓梯下來了。

與“Disney Store”隔一條小路的是一棟8層大樓,樓的外牆上貼了個大大的“P”字,不知是不是停車場的意思?一樓對著馬路臨街的位置有兩個車庫出、入口,讓我奇怪的是出口處有兩個穿著制服的人在值勤,當有行人通過時就讓從大樓裏出來的車停下,讓行人先過,以確保安全。日本的人力成本很高,街上連垃圾筒都不放,據說是怕再安排人清理得花費用,而在這樣的位置卻捨得安排兩個人守著,您看說明了什麼呢?

此時外面的人來來往往的很多,都打著雨傘,但街上很有秩序,行人都自覺地靠右行走,沒有動不動就把傘碰到一起的,或與對方撞到一塊的。而且無論男女都沒有邊走邊吸煙,所以儘管人多,我們也沒有聞到一絲煙味,倒是在路邊一個紅磚牆柱子上看到了一個英語標誌和箭頭:“SMOKING CORNER”(吸煙角),不過裏面沒有人。

路邊一些磚槽裏種了不少時花,除上午看到的羽衣甘藍外,還有比利時杜鵑、孔雀草、吊蘭等,在燈光和雨水的映襯下更加翠綠欲滴,顯示了它們頑強的生命力,也預示著春天即將來臨。為了不讓土露出來,有些地被的種植槽裏居然用一層松樹皮蓋著下麵泥土,這些細節方面的處理真讓我感慨萬千。

就這樣,我和妻子在異國他鄉的濛濛細雨中,在深夜即將來臨的時刻,撐著一把印有我們公司專案名稱——“恒大山水城”的雨傘慢慢散步,邊走邊欣賞邊議論,享受著一份恬靜與愜意,不知不覺中把我們公司的品牌傳播到了遙遠的日本,算是對公司的一個回報吧。

就在我們依然沉浸在這份爛漫中的時候,在“たばこと鹽の博物館(香煙與鹽博物館)”附近突然感到身邊的人多了起來,接著是大批的人流朝我們湧來。全是年輕時尚的女性,偶有個別男士,都撐著雨傘,嘰哩哇啦說個不停,步速很快,齊刷刷的聲音,黑壓壓的一片,給我們造成了很大的壓力。我們鬧不懂為什麼9點半了還一下子冒出這麼多人,而且除我倆之外都是往涉穀車站方向的,難道是上班族這麼晚才下班,都去趕電車嗎?

我們想再往前走一點這些人群可能就過去了,沒想到快到“涉穀區政府”時人卻越來越多,根本看不到盡頭。看來再走下去也沒什麼閒情逸致,只好掉頭隨大流往回走,但這邊的人實在太多,便和妻子從“宇田川町”路口橫過馬路到了對面。果然,對面的人少多了,轉過頭來看時那邊可熱鬧了。

這種情況一直到一個多小時後的22:30,我們吃完壽司、逛完商店,出到涉穀車站廣場的十字路口時,仍然見人流、車流越來越多、越來越熱鬧,一群群的人從四周的街道出來湧向車站,一輛輛的小車在路上擺起了長龍(但奇怪的是的士基本上都放空,看來日本的士貴可不假,要不這麼晚了,還下著雨,行人能不打的嗎?),看到這種情景,心想涉穀真不愧為東京最具活力的區域,也佩服日本人真能折騰,並非週末的晚上這麼晚了還不回家,男男女女還在外面逛。聽說日本人很多都是往在離市區很遠的地方,一天有3-4小時花在上下班的路上,這麼晚才下班回去得幾點了?明天一大早又得起床,也就只能睡幾個小時,怪不得總說日本人節奏快、壓力大。

回轉壽司——築地本店

一直以來就知道日本的壽司有名,我們在廣州自然吃過,但像電車那樣的回轉壽司卻不曾吃。來日本前看資料上有專門介紹,說日本回轉壽司最新鮮、最有名的就是涉穀的築地本店了,做壽司的各種海鮮都是從東京最大的海鮮市場——中央區築地批發市場第一時間運過來的。剛才在路上已經和妻子說起過,但忙於欣賞街景就沒放在心上,這會沒了逛街的心致,就和妻子說:“我們還是找找回轉壽司築地本店吧,這一帶這麼繁華,說不定就在附近呢!”

妻子說:“咱們來過的大街上肯定沒有了,說不定在小道上,還是走小巷吧。”

於是我們從“Disney Store”旁的一條小路拐進去,走到“井ノ頭路”時,再進右前方的一條小道,沒走幾步,奇跡發生了,妻子發現了前面有家壽司店,店名正是:“回轉壽司築地本店”,地址“宇田川町24-8號”。

很多遊行社的資料和網友都介紹過這間壽司店,說在東京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,無論是海膽、鮭魚卵、鮪魚赤身,一盤只要日幣105的價格使這兒總是門庭若市,但每人一定要吃7盤以上、且只能用餐30分鐘。這麼牛、這麼有名氣的壽司店居然讓我們無意間找到,真是太讓人高興了。要知道很多人專門來都不一定找得到呢!我和妻子高興地拍起照來了。

果然,門口有個服務員拿著提示牌說每人不能少於7盤、時間不能超過半小時,我們半懂不懂地點點頭才讓進去。裏面很明亮溫暖,面積不大,只有二三百平方,中間圍了一個大圓圈,裏面是操作間,工作人員穿著白工作服、戴著白帽子,乾淨整潔地在做著各種壽司;一碟碟做好的壽司擺在傳送帶上正像電車一樣慢慢往前轉,與回轉壽司這個名稱很形象;客人並不多,還有空位,不需要排隊,但氣氛熱烈,大家興高采烈地圍坐在桌子邊,當自己喜歡吃的壽司轉到面前時就自由選取。哈哈,這裏面的氣氛實在是太好了。儘管我們是第一次吃,但一點也不用擔心出洋相。桌子上有乾淨的杯子、茶葉和開水閥,可以自己沖,芥辣、醬油也是自己調,但每碟壽司不是105日元,而是120日元,相當於9元人民幣,比廣州的要便宜多了,每人不少於7盤我們還是承受得了的。情況搞清楚了,我們便開吃起來。

首先選的是比較熟悉的三文魚壽司,魚片比較大,顏色紅紅的、很新鮮,吃起來飯團很軟,魚片很爽口,味道不錯,只是份量稍大,一口吃下去有些不雅,但分兩口又容易咬碎飯團,不像廣州的壽司那麼小氣,一口就可以輕鬆吃下去。

然後我們又吃了些各式各樣的叫不出名字的壽司,等我和妻子分別吃完第5、第4盤時實在吃不下去了,就慢慢欣賞起工作人員如何做壽司來。只見各種魚片事先已經切好、分好類,整整齊齊地擺在一邊,每個工作人員邊上有個“飯桶”,右手抓一小把飯不斷地捏,揉成一團後放上一塊魚片或纏上海苔,再蘸上一點料就成壽司了。他們會根據轉送帶上各品種壽司的多少予以補充,也會根據客人的要求專門做。工作人員都高高地挽著袖子,衣著和形象都非常的乾淨,動作麻利、專業地做著各種壽司,我們一點也不擔心因為手抓食品會不衛生而不敢吃。特別是我跟前那位50來歲的師傅,非常快樂地幹著活,不時跟進出店的客人打招呼,嘴裏大聲吆喝著,看我不停地照相,顯得更加興奮,也極大地感染了我們的心情。

壽司分“握壽司”、“卷壽司”、“散壽司”等,其中握壽司最為普及,廣為大家熟知,做法是將經過醋、糖調味的壽司飯握成一個長條型的飯團,然後放上各式切成薄片的生魚片或海鮮百味。卷壽司就是以海苔卷上壽司飯及配料,以一大片海苔卷志成圓狀的是“太卷壽司”;卷成一大條長條形,然後再切成小塊的就叫“卷壽司”。散壽司則是在一碗壽司飯上散蓋著各式種類的生魚片。散壽司不常見,我們沒吃過。

在我吃了6盤、妻子吃了5盤後兩人實在吃不下去了,我只好喝了瓶飲料。在要服務員買單時,原打算再拿兩份飲料打包,沒想到她很快算出來了:12盤。我看不用再多花兩盤的錢,馬上付賬走人,一共1440日元,時間也差多半小時。看來日本人也不是那麼死板,還挺人性化的。

藥妝店

從壽司店出來到“道玄阪下”路口,時間才21:10,我們不想這麼早回酒店,於是又意猶未盡地到右邊的一個藥妝店逛了起來。日本的藥妝店有些像國內的化妝品店,但還買一些家用品和常用藥之類的。早就知道日本的化妝品很有名,我和妻子自然不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。但店裏條件一般,東西很雜亂,不像國內的大商場賣化妝品的地方裝修都很好;品牌特別多,既有知道的SKII、資生堂,更有許多不知名的牌子;產品特別齊全,各種作用和用途的分得很細,有些在國內根本沒聽過,更沒見過。最後妻子買了胭脂****。我買了瓶洗眼液,因為我戴隱形眼鏡,眼睛容易疲勞和感染,正好用來試試看效果如何,這在國內可沒得賣。給開心買的是一瓶洗面乳,因為她總是不想洗臉,既不是怕冷也不是不講衛生,而是嫌麻煩,我們想買瓶日本小朋友用的洗面乳逗逗她,看能否激發她洗臉的興趣。唉,真是沒辦法,10歲的孩子了連洗臉都要大人操心,看來是教育無方啊,但願我們的良苦用心能有效果。

“笑笑居酒屋”

從藥妝店出來已經22:30了,該回酒店休息了,開心一個人在酒店還不知怎麼樣呢?

從“JR涉穀站”坐車原路返回,很快就到了“新宿站”。外面一直下雨,只能又走地下街,但迷宮式的地下街一會就讓我們找不著方向,走了半天出來一看其實並未有多遠,就在離下地下街前不遠的“西武新宿站”旁邊。我們哈哈一笑,乾脆冒著細雨往前走算了。這時我又有了新的想法,邊走邊對妻子說:“咱們去居酒屋看看吧,日本的居酒屋可有名了,很多下班後的男人都不回家,而是去那裏喝酒解悶。”,又是剛說完沒多久,妻子就指著前面一個亮燈的地方說:“那不是一家居酒屋嗎?”,我心想今天真是神了,剛想到哪就到了那裏,不過也可能是日本的居酒屋到處都有的緣故吧!

這家居酒屋在地下室,叫“笑笑居酒屋.歌舞伎町總本店”,要經過一個很窄的樓梯下去,光線也不亮。我有些猶豫,因為地下室環境一定不好,這麼晚了不一定有客人;而且顯得有些神神密密的,我不知底細,有點不敢下去,但稍做思想鬥爭還是抵擋不住誘惑下去了。進去一看裏面還算熱鬧,很暖和的,有些客人。坐定後我們要了瓶550日元的“白鶴清酒”、一杯冷飲387日元,摸摸肚子告訴服務員別的就不要了。可能這裏的客人平時都點得很簡單,所以服務員就不再追問,也未露出因為點的東西少而不高興地表情。酒上來後打開一喝,酒精度數很低,只有13度,味道有點像國我們的甜酒,只有300ml,和妻子幾杯就喝完了。買單時一看要1729日元,說不可能啊?服務員於是拿個牌子指著說要加上酒前小吃210日元、席位費420日元、深夜料金157日元、消費稅82日元,這樣一算就差不多了。

回到“白川鄉酒店”已是23:30了,開心睡得好好的,連身子都沒翻,真是個既淘氣、又開心的傢伙,她自己取的小名“開心”真是太貼切了。酒的度數雖然不高,但對於我這個不善飲酒的人來說還是有些後勁,這不,我在繼續寫今天的遊記時脖子都紅了。

今天一天逛下來,除看到的外,感受和體會最深的就是東京的街道真是乾淨,簡單接觸不到一絲的灰塵,聞不到一絲汽車排放的廢氣,初步領略了什麼是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。

日本旅遊攻略 日本機票優惠 日本訂房優惠 日本酒店優惠 日本旅遊須知

三句日語走東瀛——日本自由行遊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