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為何值得尊重:一個人的車站和尊嚴垃圾桶

 

日本為何值得尊重:一個人的車站和尊嚴垃圾桶

一個人的車站

在日本北海道,有一處名為「上白龍站」的車站,是北海道旅客鐵道(JR北海道)石北本線上的一個站,這個車站,三年來,每天都只有一位乘客——女高中生原田華奈 。

三年前,由於地處偏鄉當地人口外移,導致搭乘的旅客銳減,車站營運也逐漸走向年年虧損,日本鐵路局決定關閉該車站,但當他們發現還有一位女高中生原田華奈,固定每天必須搭乘這班列車去上學時,他們便做了一個暖心的決定——就是保留該車站。

該站每天只有兩班車,停站時刻是原田華奈的上下學時間。每天早上,原田華奈在這裡乘車去上學,傍晚時分又回到這裡,三年來,她是這個站臺唯一的乘客。

3月1日,女孩原田華奈高中畢業了,「上白龍站」也完成了它的使命,3月35日,是這列火車運營的最後一天。


這是發生在日本的一個真實故事。這兩日,我們的朋友圈被這個「一個人的車站」刷屏了。雖然我們很多人對這個東方近鄰的情感很複雜,但不得不承認,這個故事很人性化,很有愛,有網友留言:國家怎麼對待孩子,孩子將來也怎麼對待國家。

不僅僅是對待孩子。有句話是這麼說的:社會對待弱者的態度,是衡量社會文明程度的標尺。事實上,每個人在人生某一個特殊時期,也有變成「弱者」的時候。我們的社會,在對待「弱者」時,是否做到了「以人為本」?是否有足夠的人性關懷?

尊嚴垃圾桶

在丹麥哥本哈根,所有垃圾箱的高度都只有1.2米,原因是為了讓拾荒者更方便拿到垃圾箱裡的東西。更多精彩內容 搜尋關註:wsgc111

事情的起源在於公務員丹尼爾的一次偶遇。

丹尼爾有次在街上看到一個流浪老人正趴在垃圾箱上翻找著甚麼——垃圾箱太高了,他必須踮起腳尖,把上半身全埋垃圾箱,才能拿到裡面的東西。就這樣,過了好半天,老人才在垃圾箱裡找出兩個礦泉水瓶,而他的臉上沾滿了髒東西。

看著眼前的場景,丹尼爾一陣心酸。丹尼爾發現,很多拾荒者個子矮小,有的還有殘疾,哥本哈根街頭的垃圾箱對他們來說,就像一座座高山等待他們去徵服。

於是,丹尼爾寫了一份關於改造城市垃圾箱的提案,交到了相關部門。他這樣寫道:我覺得,搞福利不應該單單是表面的救助行動,而是應該讓一些願意自食其力的人得到應有的尊嚴。在哥本哈根幾條主街上的垃圾箱有1.5米高,我建議把所有垃圾箱的高度都降低30厘米,這樣拾荒者就不會為了得到一個瓶子而灰頭土臉了。

提案很快得到了上級的批複。一個月後,高度被壓縮了30厘米的垃圾箱出現在了哥本哈根街頭。設計者別出心裁,不僅僅縮矮了垃圾箱,而且垃圾箱還可以翻轉,這樣拾荒者就能很方便地撿到裡面的「寶貝」了。

最近,這個垃圾桶又有了升級版,哥本哈根市政在街頭安裝了長得跟一般垃圾桶差不多的回收桶,只允許放置可回收的飲料瓶子和罐子。這樣社會流浪和乞討人員不需要在每個垃圾桶裡翻找而一無所獲,大大減輕了他們撿瓶子的難度提高了效率,這種回收桶被稱為「尊嚴回收桶」。


一個社會是否發達、是否美麗,不僅僅體現在那些富麗堂皇的輝煌建築中,更體現在這些小細節裡——一個人的車站,一米二的垃圾箱……在這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小細節裡,我們看到了政府對弱勢群體的人性關懷。我想,不管在甚麼國界,人世間最美麗的風景,必定還是人情味吧!

日本為何值得尊重:一個人的車站和尊嚴垃圾桶